左手冬奥右手展览拨开历史看一看我们的“双奥之路”

2月4日晚8点,在中国二十四节气的“立春”这一天,第二十四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在北京国家体育场举行。

时隔14年,继2008年夏奥会后,又举办冬奥会,北京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成为世界首个“双奥之城”。

鸟巢上空的“立春SPRING”烟火,再次点亮了北京的夜空——镜头一转,这场景与2008年的大脚丫烟火重合。

大大的脚丫从未停止前进,我们从2008走到 2022,这一条双奥之路就在眼前。

电视机前,我们为冬奥健儿振臂欢呼——镜头一转,这场景与2008年重合,就像一场穿越,时光走过了14年,我们的激情和热情,一点没变。

从冰丝带到雪如意,从高山滑雪到短道速滑……镜头再一转,我们面前铺开一场展览,200余件体育文物熠熠生辉。

让我们跟随每一件展品的“历史”和“故事”,一路穿越,去探寻华夏体育的源远流长,亦追寻中国不断进取的奥运征程,去看一看这一条传承、超越的“双奥之路”。

我们几乎能够想象到答案。而展厅中一件件从周秦汉唐,从宋元明清穿越而来的文物让这一想象更具象,更亲切,也更有温度。

原始人类在生存条件十分严酷的时代,需要通过各种生产生活行为来维持生存。他们以野果和野兽为主要食物,就必须练就善跑能跳的能力,必须具备强壮的体力。就比如说,生活在水边的原始先民,渔猎生活一定是他们的主旋律。当人们掌握了水性,一些水嬉、竞渡等水上活动就会相继产生。

在历史长河中,人们逐步在已有的活动基础上吸收其他游戏技艺,形成游泳、跳水、潜水、龙舟竞渡等各种水上体育活动。以滑雪加射击为比赛内容的雪上运动项目“现代冬季两项”虽然起源于挪威,列入冬奥会的时间也仅有几十年的时间,但这一项目就与人们在冬季狩猎活动和军队训练息息相关。

之后逐渐有了部落联盟,再通过战争获取土地,通过祭祀仪式统治部落……在这些过程中,以狩猎、舞蹈、搏斗、攀登、游戏等为代表的原始运动形式,成为了具有健身、娱乐和教育功能的古代体育活动的雏形。

在玻璃展柜中,一把清代的将军弓与一把现代弓箭并排展示,现代弓箭是2008 年第29届北京奥运会女子射箭冠军张娟娟比赛用弓,通过这一对比,古代体育与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来了一场穿越式互动。

说起射箭,也算是我国的传统运动项目了。从我国考古发现中可追溯的射箭历史可达28000余年;

据现存文献记载,正式的射箭比赛最早也可追溯到北魏献文帝时期。在中国周 朝时,贵族教育体系中的六种技能,即:礼、乐、射、御、书、数,也被称作“六艺”,其中射箭就是一项很重要的内容。

孔子曾说:“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君子没有什么可与别人争的事情。如果有的话,那就是射箭比赛了。

比赛时,先相互作揖谦让,然后上场。射完后,又相互作揖再退下来,然后登堂喝酒——这就是君子之争。可见孔子对“射箭”一事的推崇。

以射御之术,中国古代又发展出诸如骑马射箭、马球竞技为代表的中国传统马术活动。我们就可以跟随现场展品穿越回大唐,看技人如何马背上翻出花儿来。

从1952年起,女骑师被允许参加奥运会的马术比赛,马术也成为奥运会中唯一一个男女同场竞技的比赛项目。

在《东京梦华录》中曾有关于“水秋千”的描述:一人上蹴秋千,将平架,筋斗掷身水中,谓之秋千。

大宋朝将百戏动作结合水上运动,兼具娱乐性和竞技性,这“筋斗掷身”的动作和现代奥运会跳水运动也算有异曲同工之妙了吧!就不知道古代对入水动作和水花有没有要求了。

中国传统球戏活动内容也是异常丰富,比如蹴鞠、捶丸、马球、踏球等形式,在历史发展中,更多是为了军事训练、娱乐休闲,而奥运会中的球类运动以竞技对抗和观赏性为主。

在展厅一角,宋代的绞胎捶丸、仿古四瓣蹴鞠、2022女子足球亚洲杯冠军——中国女足全体签名的球衣、1991年中国女子足球队获得的第八届亚洲女足锦标赛冠军杯四件展品依次排开,我们穿越近千年的时光,眨眼之间就从中国传统球戏走到了现代足球运动。

一百多年前的1910年7月,组织第一次全国运动会的人士在《申报》上发出《中国运动大会之先声》一文,其中提出了三个震慑灵魂的拷问:

那是1932年,内忧外患的中国第一次派出奥运会代表团参加在洛杉矶举办的第十届奥运会,来自辽宁的短跑选手刘长春作为唯一的运动员参加了田径男子200米预赛,这是中国人第一次站上奥运会的舞台。

当时的《大公报》写道:“我中华健儿,此次单刀赴会,万里关山,此刻国运维艰,愿诸君奋勇向前,愿来日我等后辈远离这等苦难!”

1956年,陈镜开在上海与苏联队友谊比赛中以133公斤成绩创造了最轻量级举重世界纪录,这是中国体育史上的第一个世界纪录;

1957年,戚烈云在广州“五一”游泳表演赛上,以1分1秒6的成绩创造了男子100米蛙泳世界纪录,成为中国第一位打破游泳世界纪录的运动员;

穿越到1984年,许海峰在洛杉矶奥运会上夺得男子手枪60发慢射冠军,成为该届奥运会首金得主,同时也是中国首位奥运冠军,实现了中国奥运会历史上金牌“零”的突破!

来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百年圆梦”的时刻,至此,《中国运动大会之先声》的三个灵魂之问,都已写好答案。

这答案,是台前幕后无数人的努力和汗水得来的,红色背景墙上的奥运奖牌、照片与橱窗中运动员的装备,就是见证书写答案的明证,它们也见证了中国体育从弱到强和一次次的突破与跨越。

此站的最后,是一组击剑雕塑,它所呈现的力量和进击的奋发感,都让人精神为之一振。中国奥运之路不正是如此吗?一次次倾尽全力向前冲,一次次挑战困难实现跨越。

虽然我们是在20世纪80年代才开启冬奥征程,但我们的冰雪运动文化却在民间从未断层。

2006年,在中国的新疆阿勒泰地区,人们发现了距今一万年的滑雪场景壁画,从此“中国的阿勒泰地区是人类滑雪运动的发源地”成为国际共识,这比挪威的滑雪起源提前了至少5000年。

我们可以想象,在万年之前的阿勒泰地区,人类为了在酷寒中生存,为了能在茫茫大雪中打猎,创造性地把木板粘上动物的皮毛,绑在脚下行走。人们在行走中逐渐滑动前进……

镜头一转,现代的阿勒泰市周边乡村,居民们至今仍在使用非常原始的“毛雪板”作为滑雪工具,它与史书记载的滑雪板形状非常相似:“盾而头高,其上以马皮顺毛衣之”。

已有万年历史的毛皮滑雪板是阿勒泰特有的珍宝,也成为再现人类最早滑雪活动的古老“活化石”。

我们再穿越到清代。清宫内一直有冬季冰嬉的习俗,并将其视为“国俗”。乾隆年间,宫廷画家张为邦、姚文翰奉命将这一习俗完整地记录在了画卷之上,让我们能够一窥当时的冬季热门运动。

在这幅动画版《冰嬉图》中,从八旗官兵中挑选的“善走冰”的能手们正在冰上有序滑行,皇帝率王公大臣等在冰场边观看比赛。冰场上的旗手与射手们间隔排列,盘旋曲折滑行在冰上,远看蜿蜒如龙形。

清代的冰嬉除了滑行以外,还会增加难度表演,在将近御座处设一旌门,上面悬着一个球,转龙的队伍滑到这里,可以射球,射中者会收到奖赏。

2022年,中国的“双奥之路”才刚刚开始,这一时刻也终将成为中国体育史、世界奥林匹克运动史浓重的一笔。北京2022冬奥会让人类再一次因体育而欢呼,因体育而团结。

就让本届冬奥会的两位顶流来结尾,以表对奥运健儿们的祝福,点赞“双奥之路”吧~

Tag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